347_174px;

新聞動(dòng)態(tài)

首頁(yè) > 新聞動(dòng)態(tài) > 新聞資訊

我在蘭州學(xué)牛肉面:玩轉“面里乾坤”

編輯: 更新于:2023-5-3 閱讀:

央視網(wǎng)消息(王小英)經(jīng)過(guò)洗面、和面、餳面、揉面、溜條、下劑、拉面等工序,拳頭粗的面劑子在周興國手中被不停地抻拉,從圓形到扁形,從毛細到二柱子,不同興形狀的面條就成型了。
周興國是蘭州一家牛肉面培訓學(xué)校的老師,他告訴記者,自從蘭州牛肉面制作技藝入選國家非遺后,來(lái)學(xué)習牛肉面制作技藝的人越來(lái)越多,這些人很多來(lái)自外地,有的甚至從國外遠道而來(lái)。
回歸:掌握一門(mén)技能的重要性
來(lái)自甘肅兩當的馬金龍,19歲起外出闖蕩,先在義務(wù)玩具廠(chǎng)的生產(chǎn)車(chē)間工作,后來(lái)參與電商運營(yíng),收入還不錯。
結婚生子后,妻子和孩子留在了老家,他一人在外打拼。長(cháng)期的兩地分居生活讓馬金龍開(kāi)始考慮以后的日子。
“在杭州定居,對我們夫妻倆來(lái)說(shuō)有點(diǎn)困難”。
2022年7月,馬金龍辭職回了家鄉。漂泊十多年,在外面沒(méi)有歸屬感,回到家鄉,也生出了陌生感。
為了能在家鄉有一份合適的工作,在哥哥的建議下,今年3月份中旬馬金龍來(lái)到蘭州學(xué)習牛肉面制作技藝。

在蘭州吃過(guò)牛肉面的人會(huì )發(fā)現,這里的面條根據粗細被分成很多種,每種口感不一樣,食客也各有喜好。
面拉得好不好全看師傅的手藝,對于馬金龍來(lái)說(shuō),這是學(xué)習中最具挑戰的環(huán)節。
“老師把方法都教了,剩下的就是反復練習、熟能生巧!
為了能盡快學(xué)出成師,培訓結束后馬金龍會(huì )給自己加課,教室里常會(huì )出現馬金龍“加練”拉面的身影。
“之前我以為把面從拳頭粗拉倒很細需要上大力氣,事實(shí)上,相比力氣,抻拉的技巧更重要!
開(kāi)始學(xué)習的第一周,馬金龍因掌握不好力度,胳膊一直處于酸痛的狀態(tài),躺在床上感覺(jué)胳膊又酸又沉,抬不起來(lái)。
“抻拉八手是最細的毛細,七手是細面,六手是二細,三細是六手,四手則是最粗二柱子!
馬金龍說(shuō),不僅要把這些記清楚,拉面力度更要均勻有力。
馬金龍的設想是,學(xué)成后先找一家牛肉面店做拉面師傅,邊鍛煉技術(shù),邊了解面店的經(jīng)營(yíng),然后開(kāi)一家自己的店。
出海:漂洋過(guò)海來(lái)學(xué)習
和其他學(xué)員不同,安雨出國留學(xué)后一直在國外生活。今年年初,他和朋友偶然聊起蘭州牛肉面,這喚起了他的興趣。
他發(fā)現在國外,日本拉面、越南河粉等,不僅定價(jià)高還門(mén)庭若市。
“那邊很多面食用的面條機是機器壓出來(lái)的,咱們蘭州牛肉面完全是手工面!
安雨說(shuō),這樣的面條在國外很少見(jiàn),他決定了蘭州了解一下地道的牛肉面。

來(lái)之前,他做了大量功課,光是準備體驗品嘗的牛肉面店,就羅列了50多家。兩天吃12碗牛肉面,成為安雨來(lái)蘭州后的第一個(gè)瘋狂行為。
在他的手機備忘錄中,從口感、味道到創(chuàng )新樣式等方面他都做了很詳細的記錄。
12

上篇:

下篇:

推薦新聞